阿拉斯加靠七個改變 漁產災區翻身高檔魚王國

科學家指出,二○四八年,全球將面臨無魚可吃的窘境,全球消費者還得為海鮮食材價格翻倍又翻倍而苦惱。全世界有一塊淨土,早在五十六年前,就展開海洋保育,甚至以「保育鮭魚」立州,這裡,是阿拉斯加,連全球速食龍頭麥當勞,都在廣告強調:我們的鱈魚,來自阿拉斯加。

位於華盛頓州西雅圖的派克市場(Pike Place Market),是咖啡帝國星巴克的創始店,這裡,還有另一世界著名的景點「派克漁攤」,以「丟魚」聞名。

年約三十歲的魚販麥可拿起一條約六十公分的鮭魚,往櫃檯一擲,一邊大聲唱著「三條鮭魚飛向威斯康辛」,另一名魚販應聲接住,圍觀群眾發出熱烈掌聲。

派克魚攤以「丟魚」聞名,年輕魚販辛瓦格拿起一塊煙燻鮭魚給《今周刊》採訪團隊品嚐,一邊自豪地說:「我們這裡的魚,六十%來自阿拉斯加,我愛死阿拉斯加的魚了!它是世界上最好的,而且來自全世界最乾淨的水域!」

二○一三年,《經濟學人》報導,野生魚價格從一九九○年至二○一二年,飆升近一倍,挪威斯塔凡格大學教授艾許在該篇報導中表示,再過二十年,野生魚種將跟鹿肉一般難以買到。

同一時期,阿拉斯加的漁業卻呈現欣欣向榮的情景,野生鮭魚洄游量節節攀升,二○一四年的捕獲量比上個世紀最高點又翻漲一倍,從一·二億隻提升至二·二億隻。

身為全球「野生鮭魚」最大倉庫的阿拉斯加,國際知名連鎖量販店好市多旗下品牌Kirkland,都要靠它生產鮭魚罐頭、鮭魚油;國際速食龍頭麥當勞,也標榜魚堡用來自阿拉斯加的鱈魚;日本人最愛的明太子,也取自阿拉斯加珍貴的阿拉斯加狹鱈魚卵。能在全球漁業佔有一席之地,多虧了阿拉斯加人超過五十年,對「海洋永續」的堅持。

阿拉斯加的漁業有上百年的歷史,但曾在上個世紀一度觸礁。一九五○年以前,鮭魚是阿拉斯加的主要漁獲來源,卻因為魚罐頭業的擴張導致過撈,使得鮭魚漁獲量狂跌,從三○年代到七○年代,從一·二億隻降到僅剩兩千萬隻,連美國艾森豪總統都稱阿拉斯加為「災區」。

「鮭魚保育」成為阿拉斯加在一九五九年立州的核心原因,特地將「魚群為全民共同財產、永續管理方式、禁止漁業專有權」等永續概念寫入州憲法中,可見當地居民對鮭魚業永續的重視。立法之後,阿拉斯加多年來致力推行七大措施,不但讓阿拉斯加脫離紅色警戒,還成為世界漁業永續的典範。

在台灣漁源日漸枯竭之際,《今周刊》採訪團隊七月初特地前進阿拉斯加,現場直擊阿拉斯加官民是如何嚴格執行「海洋永續」的措施,進而使得「漁業永續」成為可能,以供台灣借鏡。

用科學數據捕魚!
何時出海?補多少魚?生物學家說了算

北緯五十五度的阿拉斯加布里斯托灣,是阿拉斯加獵捕鮭魚的聖地。高掛的陽光照著遼闊的Naknek河面,波光粼粼。上午九時,百艘漁船已靜靜排列在河面上等候。

美國最大水產公司Trident全球魚種管理組副總裁艾倫·金伯爾說:「他們在等待宣布捕魚的時間!」七月,布里斯托灣為期六周的鮭魚季,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。

在阿拉斯加,可不是漁船隨時放下刺流網就能盡情捕撈,每一條河在哪一天捕魚、幾點開始捕魚,都是阿拉斯加漁獵部生物學家說了算。

布魯斯托灣附近,有隨時紀錄布魯斯托灣四大區域、八條河每天游過的鮭魚數量的計算塔台(Counting Tower),蒐集並提供資料給生物學家研究,再搭配上當地的生態系統做調整,分別預估紅鮭、粉紅鮭、白鮭……每年會洄游的數量、允許捕捉的數量。科學家會根據每天鮭魚實際洄游的情況,決定哪些日子可以捕魚、幾點捕魚,來調整漁民捕捉的數量。

三個月前,漁獵部生物學家剛發佈最新預估報告,今年將有五千四百萬隻紅鮭將會游過布魯斯托灣,這可是二十年來最高的記錄呢!

阿拉斯加對科學研究的重視,從生物學家的高薪可一窺究竟。美國一家專門從事公共意見調查的市調公司Responsive Management出版的二○一二年美國漁業專家薪資報告指出,阿拉斯加公部門的高階生物學家一年薪資(按編:該報告取中位數而非平均數)為十二·二萬美元(三六○萬元新台幣),高居全美之冠。

漁船行蹤摸透透!
每艘船配備追蹤系統,每小時回報位置

「漁業永續」僅靠科學家的專業是不夠的,還需要搭配高精密儀器追蹤。一艘剛卸下從白令海峽滿載鱈魚而歸的五人漁船停靠阿庫坦的岸邊,我們獲允許登船一探究竟。走進船艙,最令我們訝異的,不是船艙內有廚房和打電動的遊戲室,而是船長室導航系統螢幕呈現的畫面。

沿著狹窄的短梯爬上位於船艙二樓的船長室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三台液晶螢幕,其中一個畫面呈現白令海峽海面座標,連魚群在哪裡都一一標出。每一個小魚圖案都被無數圓點包圍,船長奧斯本解釋,每個圓點都代表一艘漁船,旁邊還標注每艘船的持有者。


美國聯邦法規規定,在阿留森群島及其鄰近海域出海,每艘漁船都得配上船隻監控系統(Vessel Monitoring Systems),透過通訊服務,每小時回報美國國家海洋漁業服務處所在位置,方便當地政府百分之百監控漁民在海上的作業。

執法密不透風!
從岸邊、船上到工廠,都有監督人員

幾架阿拉斯加巡邏隊直升機在白令海峽附近盤旋,他們正在執勤。阿拉斯加的巡邏隊隨時在空中、河面或海面做巡邏,可以隨機登船檢查漁民是否有核可證照、是否使用非法漁具、捕撈非當季漁獲,只要違法,就立即進行逮捕。船長奧斯本說:「前兩天我才被巡邏隊檢查過呢。」

阿拉斯加的漁業講究分工管理,屬於出河口位置的鮭魚由州政府負責、屬於三至兩百海哩海域的鱈魚則由聯邦政府負責等。因此,除了巡邏隊,聯邦政府又針對這些作業位置離岸較遠的的漁船,多加了一批新的監督者:觀察員。

一九九八年修訂的《美國漁業法》規定,阿拉斯加的鱈魚船上,必須配有一至兩名的觀察員。觀察員除了採集樣本,提供給科學家研究外,還必須監督船隻是否遵守法規。

觀察員的挑選可是相當嚴格的,不但需要有漁業、野生動物或相關生物學的大學學歷,還需經過訓練課程、通過考試,才能成為正職的觀察人員,月薪高達四千美金(十二萬元新台幣)。

不要以為在海上,漁船是船長當家,就可以威脅或不服觀察員。船長奧斯本回憶:「前陣子有艘船想使用不合法的漁具,調查員馬上拿起對講機通知,該船隻就立即被查扣。」

在阿拉斯加,如果船員騷擾或威脅觀察員,最高可判刑六個月,或罰款十三萬美元(四百萬元新台幣),所以全美國最大的海鮮供應商Trident全球漁種管理營運部副總裁金伯爾說:「船員騷擾觀察員?不可能,那可會有大麻煩!」

限量分配!
漁商腦筋溜,魚油變船用燃料油

晚上九時,走進Trident在阿庫坦的加工廠,超過三百五十名工人還在處理剛上岸的阿拉斯加狹鱈。新鮮狹鱈靠著幫浦從船上的儲槽送進加工廠二樓,此時有一名觀察員檢查送進生產線的狹鱈,幾隻不知名魚種被觀察員丟在一旁。

Trident的阿拉斯加西部營運經理戴夫·阿布森解釋,這是這個季節禁撈的魚種,漁民不能拿去販賣。阿拉斯加規定,這些有經濟價值卻是當季禁捕的魚,只能送到慈善機構。

曾任職阿拉斯加科學中心的科學家凱文貝利在《億萬元之魚:阿拉斯加狹鱈傳奇》一書中指出,狹鱈的價值不及螃蟹及鮭魚,因此早期阿拉斯加人興致缺缺,反而是俄國人、韓國人、日本人經常越界捕撈。直到一九八○年代左右,隨著螃蟹捕獲量下降,才讓阿拉斯加人開始注意到阿拉斯加狹鱈的價值。

因此,阿拉斯加的狹鱈管控其實較鮭魚晚一些,從一九九九年起,科學家按季計算生物學容許漁獲量(ABC, Acceptable Biological Catch),再交由北太平洋漁業管理委員會(NPFMC)公布每季的總容許捕獲量,這些捕獲量還須分配十%給港口當地社區發展。

在捕捉限量下,阿拉斯加的魚商充分利用漁獲,以狹鱈為例,無法食用的部分(例如骨頭等)會加工成魚飼料,甚至製作燃料油供船隻使用。

規定捕魚工具!
避免破壞魚類棲息地,混撈率全球最低

降低「混撈率」(漁民捕特定魚種,其他非目標魚種被捕捉的機率),也是保育的重點措施,因為混撈魚種會被漁民丟棄,造成資源浪費。

船長奧斯本說明,會造成混撈是因為漁民使用一種捕魚工具「底拖網(Bottom Trawl)」,網子攤開足以容納一棟建築,能將所有生物一網打盡,又破壞魚類棲息地,因此在阿拉斯加,這種工具已被全面禁止。

阿拉斯加法律明文規定,捕撈狹鱈只能用「中層網(Mid-Water Trawl)」,不但不會破壞棲地,還能有效率地捕捉目標物。在嚴格執法下,阿拉斯加的狹鱈
業混撈率,創下世界最低的紀錄,僅○.五%。

魚的來歷全揭露!
產銷履歷,阿拉斯加早就先行五十年了

走進阿庫坦加工廠的倉庫,幾名工人正在將魚漿封箱,每一只箱子都貼著半張A4大小標籤,標示產品名稱、捕獲魚貨的確切位置、捕撈方式、生產日期,還附上一串長達十六碼的批號,經理阿布森解釋,這串數字代表捕撈漁船的編號、加工廠的代碼等。

能做到這麼完善的產銷履歷,除了靠證照核發的管理,還要歸功於獨有的「魚票制度(FishTicket)」。只要加工廠向漁民買漁獲,就必須填「魚票」,詳細註明漁船代碼、捕魚時間、捕獲魚種、捕獲地點、重量、數量、購買價格、漁船種類等。

這套系統從一九六九年實施,早期是為了幫科學家蒐集漁業資料,如今還多了溯源的功能,搭上「產銷履歷」風潮。

○五年,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的報告指出,全球五二%的漁源已完全耗盡,「海洋永續」的議題引發全球關注。一一年,麥當勞率先在「世界海洋日」宣布,在歐洲三十七國的七千家分店,只使用經海洋管理委員會(MSC)認證為遵守「永續」概念所捕撈的魚種。此一創舉引起廣大回響,消費者在餐桌上的選擇,成為延續海洋生命的重要環節。


消費者憑證安心買!
漁業永續先驅,推出自家品牌認證

其實,早在二○○一年,阿拉斯加的鮭魚就成為全球第一個被MSC認證的漁業。阿拉斯加人對自身經營超過五十年的「漁業永續」經驗相當自豪,甚至在一二年推出「美國阿拉斯加海產市場協會(Alaska Seafood Marketing Institute,ASMI)」認證的標章「ALASKA SEAFOOD」,不但要強調產品是在漁業永續原則下生產,還要強調是來自阿拉斯加的野生漁產。

這樣的標章,如今也能在台灣找到。走進台灣的量販店或超市,國內冷凍食品龍頭桂冠的蟳味棒、魚卵捲等火鍋料就貼著印有「ALASKA SEAFOOD」的三角形標章。桂冠公司總經理王正明表示,本於產品溯源及環境永續經營的理念,該公司大量使用從阿拉斯加進口的優質狹鱈魚漿,希冀以身作則,呼籲社會對環境永續的重視。

阿拉斯加早期的居民以漁獵維生,與大自然共存是超過百年的歷史經驗,善待環境的概念推使阿拉斯加成為世界「漁業永續」的先驅。

在等待直升機接送的當下,我們遇到一名年約五十歲的醫師Adolfo,她有三名二十歲出頭的孩子,有兩個正在當漁夫。她說,在阿拉斯加年輕人熱愛釣魚,也熱愛這個行業。臨別前,她那句「我以身為阿拉斯加人為榮」,言猶在耳。

●圖/文:摘錄自今周刊 No. 972 封面故事